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体育

银色圣诞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16:46:40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窗外的大雪纷飞着,发狂的舞动着,它用银白表露着自己的内心世界!也用银白装点着这个北国之都,它如同一位舞者尽之全力的奋力的演绎着。这又一幕的严冬壮景,差点让绯以为我今天将又要毁约了!……因为不见天色明亮起来。而见它继续深沉的阴郁着。  大概是早晨七点四十四分吧!那时我还在被窝里赖着,可以说正处于半睡半醒的朦胧状态。绯的短信如约而至,从我们认识的那天起,这样的短信就一直持续着……  每一天的早晨他都会用短信向我问声早安,也同时说下当天安排好的一些需要他去办理的事情。而今天就不同了,短信问道:“亲爱的,我起来了!外面的雪真是下的好大啊!你是如何安排的呢?”  模糊中带有清醒的我,用手指按下查看键,睁开我那紧涩的双眼看了看短信并回复道:“我也不知道啊!等一会起来再做决定吧!”  “好的,等九点多之后,除雪的人员把街路清除的干净些,你再做打算。先吃早饭吧!”很迅速的他又回复过来。  我没再理他,又合起眼睛赖在我那暖暖的被窝里,不想起床。由于,平安夜睡的好晚,偏偏恰巧的是,睡到凌晨四点钟又突然醒来。醒来的二十分钟之后本想强行自己睡去,可这却成了徒劳。这样的翻来复去折腾到天色已蒙蒙见亮之际。所以他发来短信的七点四十四分的那个时间段,我还没有像往常一样醒来。  想了想还是起来吧!翻了个身,伸个懒腰。我便坐了起来。揉揉双眼看了看被霜花罩满的窗子,却是看不见屋外的任何景象。下了床,穿上棉脱到厨房里扒窗看着我家的阳台,那就像是我家的小院子。这么大的雪覆盖了阳台上的所有可见物体。  轻盈的雪花随着风儿舞弄着自己的身姿,但这场雪的雪花很大,雪下的也很密集;被风吹弄的美雪似乎看不出一点能停下来的影子。守着窗儿看了大约一分钟左右,心里都没动摇过和绯邀约的念头。  简单的洗漱完毕后,妈妈在餐厅叫我们爷儿仨过去吃饭,我们姐儿俩异口同声的说:“不吃,妈,您和我爸先吃吧!”  “大冷的天,你们俩都要出门不吃饭多冷啊!”妈关心的话自然而然的从嘴里流露出来。  “我亲爱的妈妈,昨晚九点半直至十点半,我们四口的那顿平安夜夜宴‘涮羊肉’到现在都还没消化掉呢!谁能像您跟我爸啊!三餐必吃,消化系统优良。”妹妹在那调皮的跟妈妈逗着。她自己说完后,也不禁咯咯的笑着。  “你俩爱吃不吃,我还没打算给你们俩带份儿呢!哼~”妈妈也喜欢和我们俩斗嘴。  妹妹今天要去学校拍毕业证照片,比我提前走了。而我还在鼓捣我这张脸,临走时妹妹还来我屋说:“大姐,你还没化完呢!都三个小时用进去了。”“妈妈,你看你大姑娘都化仨点了,还没鼓捣完她那脸蛋子。”她经常夸大其实的说我,也挑唆我妈说我。可以说她就是个顽皮鬼,我也已经习惯了。  “那是你动作快呗!也不用太化,一会儿就完事,你姐慢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都习惯了。这一点上你像你妈我了,她不知道随谁了。”老妈乐呵呵的插了几句儿。  “对,像我们这种都属于天生丽质。不又太做后加工。”妹妹又来我屋晃晃她那经常故意气我的脑袋瓜儿。我也见她一切都完毕了,便吹促道“赶紧走吧!赶紧走!”真讨厌。我们姐俩在门口告个别,她就下楼了。  妈妈来我屋开宽带猫,这时我也快化完妆了。电话又响了,妈说:“赶快去吧!大绯都想死你了,大绯都要想疯了。”  我接起电话:“我们相互说了三个‘喂!”  我便不耐烦的逗他:“有话赶紧说,说吧你要问啥?”  “你干啥呢,现在?”呵呵,他笑着。  “我在化妆啊!”我理直气壮的回答。  “噢!化妆呢啊!准备过来呗?”他的声音扬高了,听似非常的欣喜和高兴。  “是啊!我一会就要过去了,你在家等着我吧!别着急。”我的话语肯定到位。  “噢!那好了,你这就要来了。我也不多说了,注意安全!”他嘱咐着我。  挂掉了电话,简单的把我的屋子收拾收拾。因为,老爸经常说要是我们家评脏乱差房间,妹妹是号,我是第二号;这样的话以后我要凭借自己实力让它抹掉,也算扭转我在老爸心中的邋遢形象了。  我收拾完毕,向爸妈道别后;履行完开门又关门的程序,我下楼了。下楼时不禁抬起头望望楼道的窗子,雪花小了却仍旧随风轻舞着,它们是那么的好看。  走到层推开楼门,眼前乍现的银色世界;让我心里由衷升起了对于冬,对于雪的喜爱,直至热爱。  由于,我一向是深居简出的一派。雨雪天气以及一切恶劣点的天气,我更是不会到户外走动。实不相瞒的说刚要出门我还担心,路会不会滑,我会不会走不稳,甚至跌倒之类的问题。  当我走出来,双脚踩在雪地上,我才清楚的意思到这样的雪我不会跌倒,而且这也让我回想起学生时代尤其是小学时,我特别喜欢听脚踩到雪上而发出的咯吱、咯吱;于我来说那是悦耳的一种声音。这声音只有雪能造就出来,只有雪能赋予这声音的生命力,那咯吱、咯吱的声音可以说是雪对于世界的一个明朗性标志。对于雪自身而言,那声音是一个完美诠释与解答,对于严冬是一声声纯洁的问候,对于春天是一次次热切的企盼……  本想打车,可没想到由于路面积雪过多,而雪还在飘着……心里油然而生一个主意‘坐公交车’我缓缓的在雪地上走着,到了车站刚停脚,心里还想这车今天肯定得等好长时间了,结果出我所料,没等上五分钟车便来了。由于我眼神不好,车进站后我走近车仔细看看闪亮的线路编码我才安心的上了车。  换车也好方便啊!我刚从前一个车上下来,没站两分钟后一个需要乘坐的车便来了。由于,现在的除雪工人们都把雪堆积到马路牙子,车站的马路牙上也毫无例外的被堆积了很多积雪,等到的车却开出去离我挺远的位置才停下。我心急的要命怕车会开走,好不容易找到个低一点的地方我才敢走下去,而我的动作还不算慢,车也被我赶上了。  我又占到一个座位,我想今天乘了两条线路的车还都有座可坐。也可以和打的出行相媲美了。  一路上看到拥挤的人潮,看到挂满铃铛、饰物的耸立在繁华街市以及大型酒店门前的圣诞树。颇有一点感慨,现在中国人都喜欢洋风儿,过洋节了。自己也不觉就溶进了圣诞带给世界人民的快乐之中了。  第二条线路的公交四处露风啊!给我冻的都快僵掉。但是,我心底愉悦度越来越高,越来越明朗了。绯的家也就随这雪中缓缓而驰的车,一步步临近着。  终于车到站了,车程将近一半时,我由于太冷想分散注意力,我用手机上了QQ,当我偶然抬起头一看,全车上只有我一个人是坐到终点的。  下了车,穿过一条他家门前的马路。又往前走了不远,进了他们家的小区门,快步如飞的走到他家的楼门口,按了电铃那家伙连问都没问就开了楼门,噔噔噔!我还有两个台阶快到门口时,他就把门打开了。  相对而笑了好一阵子,他夸我今天很漂亮,我心想“可不漂亮咋地,妆是用你小姨子话讲‘仨小时才化完的,能不漂亮吗?”  “你买的羽绒服也不怎么显的你肤色黑,我看老婆穿什么都好看。你买的衣服都很漂亮,人也更漂亮”他的嘴都要合不拢了的乐着。  脱下那件绯作为圣诞礼物送我,由自己在网上挑选的羽绒服,身上有一股浓重的寒气。让我暂时不敢靠近他。然而,他却自然的伸出手来为我暖手。我顿时心里感觉到一种极为特殊,也只有他能给的特殊温度,这种温度是我再遇到他之前从来没体会过的,那是蕴含在他心底的一股暖流,而他那股暖流藉由爱的特殊运送带,从我们认识的那天起就不间断的运送到我的心田。  在这股暖流的催促下,我们紧紧的相拥了好久,好久!  我们那时心里都涌现着一个承诺就是“我们的爱会到两个生命的终止处才完结!”并没有出去逛的我们,没有像别的情侣那样外出游玩。我仍旧要说:“我很满足,我很幸福,我很快乐,我很感激上天对我们安排!  我们的故事可以缺失花漾的风采,但必须有精彩的篇章。  我们的爱情可以没有浪漫的斑斓色调,但必须要有对生命的坚定信念和的美满与幸福在欢畅、流淌。 共 315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有效预防男性早泄的十大攻略
黑龙江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专治癫痫医院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小儿夜咳如何治疗 小孩干咳吃什么药 小孩咳嗽吃什么药 小孩快速止咳小妙招 小孩受凉咳嗽怎么办 小孩晚上咳嗽怎么办 宝宝咳嗽流鼻涕怎么办 宝宝咳嗽呕吐 宝宝上火的症状有哪些 孩子晚上睡觉咳嗽厉害怎么办 文昌有哪些白内障医院 宁夏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宁夏房缺医院哪家好 南阳牙体牙髓科医院哪家好 南阳中医感染内科医院哪家好 南阳中医血液科医院哪家好 遂宁新生儿科医院哪家好 遂宁小儿免疫科医院哪家好 遂宁碎石中心医院哪家好 遂宁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遂宁室缺医院哪家好 内江营养科医院哪家好 内江泌尿外科医院哪家好 内江中医老年病科医院哪家好 内江碎石中心医院哪家好 乐山小儿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眉山重症监护室医院哪家好 宜宾五官科医院哪家好 宜宾碎石中心医院哪家好 宜宾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广安耳鼻喉医院哪家好 雅安外伤科医院哪家好 资阳中西医结合科医院哪家好 资阳骨科医院哪家好 资阳肛肠科医院哪家好 资阳肝胆外科医院哪家好 阿坝小儿消化科医院哪家好 阿坝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甘孜小儿整形科医院哪家好 甘孜血管外科医院哪家好 甘孜中医肾病内科医院哪家好 甘孜双相障碍科医院哪家好 甘孜口腔科医院哪家好 凉山妇科内分泌医院哪家好 凉山妇泌尿科医院哪家好 凉山头颈外科医院哪家好 凉山麻醉科医院哪家好 凉山心脏科医院哪家好 石家庄肝炎医院哪家好 赤峰超声科医院哪家好 赤峰功能检查科医院哪家好 呼伦贝尔传染病科医院哪家好 呼伦贝尔新生儿科医院哪家好 长春小儿皮肤科医院哪家好 公主岭肝炎医院哪家好 红河介入医学科医院哪家好 白银有哪些中医心内科医院 阿拉尔有哪些小儿血液科医院 保亭口腔修复科医院哪家好 琼中小儿内分泌科医院哪家好 图木舒克有哪些生殖中心医院 图木舒克有哪些产科医院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