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美食

年仅14岁为何成为富士康实习生

时间:2019-07-16 21:11:27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年仅14岁,为何成为富士康实习生?

近日,富士康烟台园区以实习名义大规模聘“学生军”并含多名未满16周岁学生的事件,引发舆论极大的关注。富士康科技集团日前发布公告,确认媒体报道基本属实,确有部分实习学员低于16岁。该声明还表示,“集团已督促各厂区进行彻查,并向学生致歉。”

但这并不仅仅是一纸“致歉”声明。在这份公告中,富士康还将烟台工厂和位于其他地区的工厂做出了明晰“切割”。深圳富士康科技集团发言人刘坤接受新华社采访时也明确表示,烟台工厂只是“个案”,其他地方并没有类似违法情形。然而,一纸声明加上承诺“彻查”,恐怕难以打消社会近年来对富士康“滥用实习生”的种种质疑。

在富士康“滥用实习生”事件中一些地方政府扮演了幕后推手的角色。据披露,在近期富士康大规模使用“学生工”的过程中,不少地方政府都使用了包括“红头文件”在内的种种“支持”手段,相当部分学生是迫于政府部门压力才进入富士康工作的。

承认违法 富士康声明“向学生致歉”

近期有媒体披露,富士康烟台园区以实习名义大规模聘“学生军”,并含多名未满16周岁学生。据报道,从今年9月开始,山东烟台市政府要求各高职高专院校派学生去富士康实习,小的年纪只有14岁,这些学生在流水线上从事与专业无关的劳动。由于要赶订单,学生们被迫昼夜赶工,很难有休息的时间。

这些学生要在富士康实习一到三个月,和富士康的普工一样,需要做流水线和物流方面的工作。由于要赶订单,加班成为常态。除了加班,学生们还要3个星期一轮,值夜班。夜班的时间是晚上8点到第二天早上5点,因为需要早到点名和加班,夜班经常一上就是12个小时。而加班到晚上七八点钟非常普遍,连不满16岁的学生也一样要加班。白班和夜班的都有一小时的吃饭时间,但是烟台工程职业技术学院一位未满16岁的学生说,吃不下东西。

据了解,在烟台富士康工厂里,未满16岁学生的工牌比其他人多了一行编号,能够明显区分出来,而且所有学生进厂时已经提交了身份证复印件。

山东商务职业学院一位系主任说,所有烟台市高职高专院校都被市里下了“死任务”,多的学校派去3000多学生。这位系主任坦言,学校也不想派学生去实习,但市里的任务“推不掉”,烟台教育局还专门派了一位科长到富士康厂区。学生去富士康实习算“社会实践环节”,学校为此已经专门停掉了部分课程。

该系主任表示,市政府的文件上查不到。“市政府开了各个学校院长的会,开了会我们没派,又开了第二次会不点名地批评我们学校。其他学校是‘十一’之前就派了,我们想推一推,尽量不派。”

为弥补富士康的用工缺口,除了烟台本地高校,许多外地学校的学生也来到烟台富士康实习。甚至,烟台市经济技术开发区管委会也向开发区各政府部门摊派任务。

消息被披露后,引发了民强烈反响。不少民将烟台和此前江苏淮安等地富士康工厂被曝光涉嫌在地方政府支持下“强行动员”当地职校学生充当实习学员相联系,纷纷质疑富士康的用工机制是否合法,有的民还用“黑心工厂”等形容富士康。

对此,富士康科技集团16日发布声明,承认经过调查,“确认媒体报道内容基本属实”,“集团发现山东省烟台市部分实习学员年纪低于法定工作年龄16岁。”声明还承认,“此状况违反了中国劳动法”。

“这是一份致歉声明,我们向这些学员表示道歉,这是公司的明确态度。”深圳富士康科技集团发言人刘坤说。

但这并不只是一纸“道歉”声明,更是一纸“切割”声明。按照声明说法,“集团对大陆其他厂区进行了深入调查了解,除烟台厂区外,其他大陆厂区均未有类似情况发生”。

“烟台工厂只是个案,我们还不清楚是那个环节出了问题导致未成年人成为实习生,我们还在调查之中。”刘坤说。按照声明的说法,“有关本事件,对于富士康员工涉入未认真查核之失职人员将会惩处并予以解聘。”

“切割”声明恐难解社会质疑

可是,靠这一纸声明,富士康就真的可以跟社会的质疑“切割”干净吗?

事实上,恐怕这个全球的代工企业难以如愿。因为这不是富士康次在实习生问题上引发激烈批评了。就在一个多月前,就有微博和媒体报道披露江苏淮安部分在校学生被强制前往富士康淮安工厂实习,不参加者有可能无法获得毕业证书。事件披露后,民就已经恶评如潮,而类似的现象较早在河南焦作、江苏昆山等地也都曾出现过,同样引发强烈批评。

据媒体报道,今年春节前,因为没有完成富士康的招工任务,公务员刘宝玉(化名)不得不去成都富士康工厂“顶工”。机关领导对她说,“招不到人,只能自己人去”。

自从成都2010年引入富士康这只“金凤凰”后,许多四川公务员在年底考核中就多了一项内容——能否完成富士康的招工任务。成都富士康是中西部迄今的招商引资项目,是四川省1号工程,也承载着成都实现信息产业跨越发展,打造几千亿元IT产品产业链的希望。而在引入富士康时,除了优惠的税收、用地等条件外,四川省政府还承诺了一个令人惊诧的条件:帮助招募一线劳工。

以四川泸州叙永县龙凤乡为例,龙凤乡提出将富士康招募工作纳入年终目标考核,每完成1人奖励(公务员个人)600元;超额完成任务的每超1人奖励1000元;完不成任务每差1人扣500元。一年多以后,这项劳工招募承诺远没有当初政府设想的那么简单,除了垂直下行、各地市摊派,一些如“买人头”式的灰色市场行为也已浮现出来,政府在招工难以达标下处于窘迫的两难境地,以至于像刘宝玉这样的公务员也被迫顶包进厂,以完成政府许诺的用工名额。

“近年来,富士康不断将制造能力从沿海向内地迁移。在这一过程中,其招工方式暴露了一大堆问题,但一直没得到解决,甚至都没有一个清晰的解释。”长期关注富士康用工问题的北京大学中国社会工作研究中心副主任潘毅说。

对此,富士康方面有关人士对的解释是,这种情况的出现是“制造业周期性用工态势和中西部地区劳动力市场相对不完善”决定的。一是消费类电子产品生产有淡旺季之分,旺季如“iPhone5”发布之后难免需要大量增加短期人手;二是劳动力市场相对东部沿海地区不发达,富士康主要依靠“校企合作”来缓解缺口。而在此次的声明中,富士康进一步将这种模式形容为“我们提供职校合乎实习规定的条件,由校方来介绍学生并符合工作规定”。

可是究竟依靠什么制度来保障所谓的“校企合作”不演变成大批学生怨声载道、社会大众口诛笔伐的“摊派实习”、“强征实习”,富士康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说法。刘坤在回答提问时则强调,富士康内部确有相关制度来预防违法用工,声明则只是承诺未来“建教合作与人力招募之规划更应谨慎和警惕”而已。

潘毅对此就明确抱怀疑态度。曾经多次组织人员对富士康等企业里的新生代农民工进行调研的他介绍说,在今年5月前对400多名富士康“学生工”展开的问卷调查显示,超过50%的学生在走上实习岗位的时候还没有达到第三学年,更让人震惊的是有的学生仅仅被录取,还没有入学就被要求进工厂实习。

“调查表明,绝大部分‘学生工’所从事的岗位专业不对口,也不是对技能有特别要求的,只是作为纯粹的廉价劳动力。同时,劳动保护、职业安全培训缺失,让‘学生工’被暴露在危险的作业环境下。”他说。

政府部门不应成为幕后推手

在批评富士康的同时,许多民也注意到了一些地方政府在“滥用实习生”问题中扮演的角色问题。据民和媒体披露,在近期富士康大规模使用“学生工”的过程中,不少地方政府都使用了包括“红头文件”在内的种种“支持”手段,相当部分学生是迫于政府部门压力才进入富士康工作的。

有熟悉富士康运作情况的人士向介绍说,地方政府之所以如此“倾力支持”,还是“唯GDP观”作怪。“富士康集团在各地的工厂动辄数万人规模,往往是当地‘大厂’,虽然税收不一定多,但给GDP总量‘添色’作用大。因此政府部门想出各种办法给予支持,也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

在潘毅看来,当前社会舆论的强烈质疑都没能打消这种支持。他说,除了深圳龙华园区“学生工”使用数量确实在减少外,郑州、成都等地还在不断增加“学生工”。

“企业扩张很快,基本依靠劳动力成本优势发展的模式没有根本改变,怎么能不想方设法‘挖掘’呢?”他说。

据了解,富士康在大陆地区的员工人数去年还不到100万人,今年就增加到了120万人。但与这种扩张趋势相背的是,我国劳动力几乎无限供给的时代已经结束,“民工荒”已经成为摆在企业面前的现实问题。

“富士康也在强调转型升级,但这种转型升级是否跟上了社会要求的步伐,是否寻找到了一条合理的模式,而不是‘转移’这么简单,希望企业和急于招商引资的地方政府都认真想一想。”潘毅说。(中国水泥 转载请注明出处)

开发微商城费用多少
微信小程序公众号
商户收银系统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