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养生

调戏文学之智取生辰纲江山文学网

时间:2019-07-13 00:37:54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北京大名府梁中书买了十万贯的生日礼物,要送给自己的岳父。但是路途遥远,一路上强盗横行,找个武艺高强的人送去才靠谱。正为此事发愁,夫人从屋中出来:“礼物还不送走吗?等什么呢你,再磨蹭生日都过了,直接送中秋的就行了。”  梁中书无奈地说道:“不是我不送,强盗这么多再劫走了怎么办,去年的不是劫走了吗。”  夫人瞪了眼:“你不送是劫不走。”  梁中书急忙说:“没说不送,这不是找人呢吗。”  在门口台阶上坐着晒太阳的杨志心里默念:千万别找我,千万别找我。  夫人道:“在外面坐着那人,就他了,武艺很高嘛。整天坐着晒太阳养你有啥用。”  梁中书心想也没有别人,就他吧:“那个谁,过来。”  杨志心中知道不妙,但是没办法,跟着人家吃饭就得听人家差遣,但是自己是倒霉的命啊,办啥事儿就没有顺利过。  梁中书对杨志说:“我丈人这生日礼物就交给你了,送去了升官发财,送不到扔河里喂鱼,我给你十辆马车,上面插上大旗,写上生日礼物,价值十万。”  杨志听了扭头要走,被梁中书拉住:“升官发财啊,怎么办件事很费劲吗?”  杨志说道:“你算一算这一路走清河沙河昌平县,南口青龙桥康庄子怀灵县……”  梁中书疑问道:“地理这么熟还不去?什么意思。”  杨志说道:“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算一算这些地方有多少强盗窝,您到不如直接给他们送去,还有个人情呢。”  梁中书说道:“你的意思就是不去呗。”  杨志急忙说:“不是不去,要去也行,我就要十个强壮的挑夫,把宝贝放在筐里挑着,我们扮作商人偷偷地送去。”  梁中书听了大喜过望,笑得露出了大板牙:“真有你的,这你也想得出来,怎么想到的你,太有创意了,好,就你了。”  晚上,杨志坐在台阶上望着点点星空心里想:怎么办呢?还是愁,自己太倒霉了,运个石头翻了船,没饭吃了卖个刀又杀了个混混。这次呢?不如发快递吧,有一个顺利快递就挺好,效率高。可是人家写的明白不接受价值一百贯以上的物品,而且价值在十贯以上的还要注明,如果不写呢,万一他们中间拆包了不承认了怎么办,更何况需要支付天价运费,相当于一年的工资啊。不行,你说老梁也真是,直接把钱汇到他丈人的账户多好,还弄什么礼物,难不成怕上面査他账户?有蔡太师也不至于落马吧。    “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七个人在晁盖家里喊着口号:“我们不是传销。”  吴用掐着手指,一副算命先生的神气:“晁天王昨晚梦见北斗七星掉在了自家房上,今天我们正好七个人,占尽天时。”  晁盖问道:“先生今天没有课吗?你能否算出这生日礼物从哪条路上来?”  吴用掐着手指,眼睛左右转动:“今天就两节课,已经上完。待我算一下,X加Y等于Z,得出Y等于Z减X,不行,这个得用比较复杂的抛物线方程得出抛物线……”  公孙胜对众人说道:“贫道已经打听好了,这礼物会从黄泥岗大道上走。”  众人看向吴用,只见吴用收起了手指,底气不足地说道:“和我算的一样。”  晁盖说道:“在黄泥岗东边有一个安乐村,安乐村里有一个人叫白胜,天天坐在村口的大槐树下收点保护费,和小孩抢点吃的,前两天他上这里来过,我给了他两个馒头。”  吴用左右转了转眼睛,说道:“好事,好事,这回能用上他。”  众人无语,安静了片刻,一个声音从墙角传来:“我们干完这票藏在哪里?”原来是蹲在墙角的刘唐。  吴用说道:“就藏在这个白胜家了。”  晁盖又问:“先生觉得我们怎么抢?是杀害他们呢,还是宰了他们呢?”  吴用从怀里掏出两本计划书,说道:“这是我的计划,已经经过了周密的计算和反复的验算,请各位过目。”  众人翻了翻计划书,都挠起了头,晁盖说道:“先生这上面全是方程式,而且净是一些什么because,so,我们都看不懂啊,你还是给讲讲吧。”  吴用讲了一番,众人都觉得计策奇妙无比,已经超越了人类的思想,只是需要经过反复排练,不可有一点疏忽。  经过反复探讨,晁盖给新来的阮氏三兄弟发了工资,众人又喊了一遍口号后开了席。  这天早晨,杨志正准备启程,夫人又加了一担礼物并且派了一个谢都管和两个虞候跟着去。杨志何等聪明,心想:这分明是监督我的,到时候这么多人到底归谁管。于是对夫人说道:“去可以,我是组长,到时候如果没有领头的不乱套了吗。”夫人答应了。  一行共十五人,挑着担扮作商人出发。一路走清河沙河昌平县……  蔡太师的生日是农历六月十五,必须在生日之前送到,杨志心想:这厄尔尼诺越来越厉害了,中午太热,眼看越走越远,人烟稀少,正是强盗出没的地方,挑夫走不动了还要上一小时的教育课。如果真让强盗抢走了回去还得扔河里喂鱼,真是苦差事,还不如做强盗呢。  正想着,众人找了个树阴凉又都歇了起来,杨志有些着急,又从怀里拿出了手册,开始了一小时的教育课:“一个的挑夫,是不怕苦不怕累的,我们要做一个纯洁的人,一个高尚的人,一个脱离……”  “你丫闭嘴。”谢都管愤怒地喊了起来,打断了杨志的教育课:“整天热得受不了也就算了,你还在这嘚嘚,把我们烦死你自己送去。”  杨志看看众人,两个虞候也怒目相视。看来众人都烦他透透的了。得拿出组长的身份说话了:“我以组长的身份命令你们,赶快走,不同意走的在太阳底下罚站。”  一个挑夫躺在地上扇着刚脱下来的衣服说道:“实在是走不动了,又热又渴。”  杨志看看天空,太阳刺得脑仁儿疼,心里想到:这天也是,我们这些壮汉撸巴撸巴就成烤串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要几辆车再加几个人倒班推呢。  杨志看了看身后的大树,忽然心生一计,喊道:“各位,前面有一片梅林,那里结满了又大又圆的酸梅,我们赶过去摘吧。”  但见众人一动不动,怎么这招不灵吗,可能是书上的内容太牵强了。  正不知如何是好,只见一个人探头探脑地在远处偷瞧他们,杨志心中一惊,血压差点上来,头脑有些昏沉,硬撑着喊道:“兄弟们,有强盗,给我冲啊。”边喊着冲向那个人,但是冲过来的只有自己,挑夫们还是一动不动。  杨志打量了一番,这边一共七个人,都脱着大光膀子乘凉,旁边放着几辆空独轮车。  杨志把大刀往地上一竖,喊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晁盖正躺在地上,听了这话一惊,低声对吴用说道:“先生,怎么办,计划书上没有这条啊,我们排练的时候也没说我们是干什么的。”  吴用掐了掐手指,又转了转眼睛说道:“别慌,我的计划书里包罗了四象八卦,变幻无穷,在实际运用中也要学会变通。”  八个人僵持了大约半个小时。吴用飞快地掐指运算。  吴用笑呵呵地走过来,点头哈腰:“这位大爷,我们是送快递的,身上也没有什么钱,工资都不够吃喝,还是饶了我们吧。”  晁盖等人暗暗竖起了大拇指,这招熟练地运用了贼喊捉贼,吴用这小子不当科学家都屈才了。  杨志正好站在了太阳底下,僵持这一会热得受不了,强撑着没有倒下,听了吴用说话松了一口气:“原来是送快递的,你们从哪里来呀,看样子是送完了回去啊。”  晁盖等人又是一惊,计划书里也没有写。正在这时,远处传来歌声:“弯弯的河水从天上来,流向那万紫千红一片海……”晁盖心想:是白胜来了,挑着装有蒙汗药的矿泉水,快来快来,还好你及时赶到。  白胜边走边唱,心里边默念:前面是有药的,后面是没有药的,前面是有药的,后面是没有药的……给我安排这活儿太有难度了,一心三用。  白胜赶到众挑夫的面前嚷道:“方便面,矿泉水,袜子毛巾……”  众挑夫一听有卖东西的都来了精神,起来抢购。杨志急忙阻拦:“不要买不要买,你们没学过提防坏人吗?如果这矿泉水里有蒙汗药怎么办?”  白胜心里暗喜,吴用先生料事如神,他果然不让买,一切按照计划书进行,说道:“我卖矿泉水十几年就没见过你这样的,算了,不卖了,你们到想买呢,前面这筐是有药的,后面这筐是没有药的。”  晁盖等人走过来喊道:“卖水的,过来买你点水。”  白胜说道:“别买,我这水不是好水,前面这筐是有药的,后面这筐是没有药的。”  晁盖说道:“他们说你,我们又没说,卖给我们吧,到哪也是卖啊。”  白胜放下担子,一切按照计划书进行,说道:“好吧,给你们后面这筐。”  晁盖等七人围坐起来,嚼着方便面,喝着矿泉水,其乐融融。突然刘唐看着筐底大叫一声:“呀,那是什么?冰激凌?竟然有冰淇淋。”  白胜笑道:“那是赠品。”  挑夫们连同都管虞候都坐不住了,哪有蒙汗药,矿泉水都是厂家封装的,怎么放蒙汗药。挑夫们不顾白胜阻拦,把前面那筐抢了去分着喝了。  杨志苦着脸就是不喝。  白胜见杨志不肯喝,小心脏噗噗直跳,眼看药效就要发作了,怎么这步没按计划书进行呢。  晁盖凑到吴用耳边低语,吴用道:“不要慌,他的智商高得超出了我的想象。”  杨志眼看一个接一个地都倒下酣睡起来,心里很不是滋味,难道真的中计了,还好我有原则有底线。  杨志拿着刀指着白胜:“你是坏人,待我宰了你,伸出脖子来。”  白胜不知所措,站在原地,两人站在原地又僵持了几个小时。  吴用算完方程式自信满满地走过来说道:“这位大哥,方才的矿泉水事件也不能肯定就是这位兄弟的问题,你看我们几个喝了不是没事吗。再说也可能是你的佣人懒得赶路装睡呢,或者是厂家的这框受了污染你也不能全怪这位兄弟啊,天色不早了,就这样算了吧。”  杨志愤怒地说道:“不行,耽误我大事,不能轻易就饶了他。”  吴用微笑着说:“算了吧,你杀了他又能怎样?你俩站了大半天了不累吗,不累也渴了吧。”说着递给杨志半瓶矿泉水。  杨志喝完擦了擦嘴,说道:“这事不算完,我饶不了你。”边说着只觉得有点不对劲,看了看身后,七个人早把生日礼物装在了他们的推车上,原来自己也喝了带药的矿泉水。  杨志转过身,脚下已经站不稳了:“你们干什么?”  吴用摆摆手,看看四周,若无其事地说:“困了吗?困了就睡一觉。”  杨志心里知道上当了,勉强站立着:“原来你们都是坏人,你们怎么这么坏,不按常理出牌……”说着从怀里掏出那本教育课的手册。  吴用冲杨志竖起了大拇指:“智商太高了,佩服佩服,希望有机会能再与你一较高下。”  这时,阮氏三兄弟大叫起来:“大哥不好,这金链子怎么掉色儿啊,是假的吧。”  吴用又算了几个方程式,说道:“奸商,这个姓梁的大板牙也不看清楚了再买。”   共 397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医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云南癫痫研究院哪家好
癫痫病发作的时候该怎么办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新股 餐饮门店管理系统 产品介绍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Inc.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京ICP0000001号

RSS订阅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