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军事

寂静王冠 百二十六章 卑鄙无耻

时间:2020-02-15 17:59:58 来源:互联网 阅读:0次

寂静王冠 百二十六章 卑鄙无耻

在寂静里,两人僵硬在原地,看着原本应该紧闭的大门,互相看了一眼。

叶青玄沉思了片刻,果断转身,示意白汐跟自己离开:这状况太诡异了,还是不要轻易涉险比较好。

可白汐却不动,只是拉着叶青玄的袖子,摇头。

叶青玄和白汐对视了片刻,忍不住苦笑起来:什么时候自己的胆子竟然比不上一个小女孩儿了呢?

不会是真的被前些日子那一场追杀吓破胆了吧?

他无声地叹了口气,比划了几个手势,示意白汐随时准备抄家伙干。自己也默默地启动了九霄环佩,准备事有不谐,便抓着白汐撒丫子跑。

一个负责打,一个负责跑,两个人分工明确,只不过似乎微妙地错位了一些。

就在寂静里,两人悄无声息地迈步,贴近了敞开的大门:在大门之后是庞大得空间。

在数只火把的照耀之下,地上以水银、青金、古银、宝石等炼金耗材架设了庞大的矩阵。

那是需要消耗天价材料才能布置出的共鸣之环。

就在层层环绕地复杂乐谱和音符之间,每一个结点上都插着一只高耸地经幡,经幡上绘满了细密的符文,还有神佛的身影。经幡无风自动,散发着规律的以太波动,像是某个派系专属的炼金装备。

它们和下面的共鸣之环有机地结合为了一体,巨量的以太在其中的材料上流动着

,积蓄着力量,散发出了绚丽的辉光。

辉光照亮了经幡上的经文,令虚空中仿佛有无数音符游动,将整个地下空间变得无比神圣。

可就在这一片神圣的空间里。却躺着一具惨遭割喉的尸体。

叶青玄看了只觉得有些后怕。

那个乐师打扮的尸体原本是负责镇守在这里,建造这个仪式的乐师,可现在这里却已经遭到了入侵,他甚至来不及反抗就被割开了喉咙。

血流满地。

在寂静里,白汐悄悄地拉了拉叶青玄的衣角,指了指共鸣法阵的面……在那里。有一个披着黑色长袍的影子半跪在地上,迅捷无声地破解着整个法阵。

当原本自成一体的共鸣之环被拆开之后,外力地入侵就不会引起自爆,其中的所有材料也可以被席卷一空。

包括足以令所欲乐师都为之疯狂的……圣者遗物!

或许是对于自己计划的自信,他全身关注地破解着法阵,拆解着上面的音符。

隔着整个法阵的以太波澜,他没有察觉到两个人到来。

叶青玄看着那个身影,总觉得好像在那里见过,分外眼熟。

沉默中。白汐从怀里掏出了手弩,比划了一个割喉咙的姿势,征询他的意见:表哥你看他的这个姿势这么正点,要不要给他来一发?

叶青玄还来不及回答,面色就倏然一变。

在寂静中,哪怕如此细微的衣料摩擦也如此清晰,令那个身影一震,猛然抬起头。看了过来。

那种眼神阴沉又凌厉,像是黑暗中的冰窖。吞吐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意。

可当看清楚叶青玄的打扮之后,他就像是想起了什么,眼神中便显露出一丝错愕。

“……福尔摩斯?”

兜帽之下的黑暗中,他发出了沙哑地声音:“那个黑乐师?”

看到那一双眼睛,听到那个声音之后,叶青玄便知道他是谁了。忍不住叹了口气。

“没想到竟然能在这里碰到你……”

他停顿了一下,眼瞳缓缓眯起:

“――教授阁下。”

在法阵之后,教授缓缓地起身,叹了口气,像是感叹命运的安排:

“彼此彼此。复仇恶灵先生。”

-

一个是下城区的犯罪智囊,一个是名声鹊起的黑乐师,两个人谁都没想到,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碰面,在这个天竺人的地窖里……

就像是老朋友碰面了,两个人隔着法阵对视,互相‘嘘寒问暖’。

“听说你受伤了?”

叶青玄撑着手杖,好整以暇地问道:“被人追杀的滋味不好受吧?没有屠夫帮忙之后,就变成软脚虾了吗?”

“抱歉,让你失望了。那群废物可伤不了我,倒是你……”

教授像是笑了起来,声音嘲讽:“在老鼠会里搞得那套把戏,可并不高明啊。成功玩弄那群蠢货的心智之后,似乎让你很得意的样子。”

“人心这么美妙的东西,不论是多少次的探索,令人回味无穷。”

叶青玄哑着嗓子笑起来,显露出意犹未尽的意味,凝视着教授的身影,眼神便**起来:

“有机会的话,我也想要探索一下教授阁下的极限究竟在何处。”

“是么?我也想试试猎杀一个黑乐师是什么滋味呢。”

教授说罢,两个人同时露出了笑容,宛如遭逢知己一般哈哈大笑起来。

可下一瞬间,教授暴起,袖口中滑落一支银笛,奏响了隐约而凄厉的旋律。

他动手了!

叶青玄也动手了。

他伸手,将手杖按在了共鸣法阵之上,作势欲戳――动手?行啊,你不怕我戳爆法阵,咱们两个人同归于尽,或者干脆引来外面的人围攻的话,就尽管动手罢。

一瞬间,笛声消散了。

兜帽之下,教授的神情铁青。他并没有放下银笛,只是压下了其中印刻的旋律。

“卑鄙!”他从牙缝里挤出了声音。

“无耻!”

叶青玄毫不愧疚地骂了回去:“先动手的不是你么?你还好意思骂我?”

他依旧手握着九霄环佩,作势欲戳。九霄环佩上荡漾着隐约的琴声,距离充满以太的共鸣法阵只有一线距离。

眼看着他就要戳下去,教授的眼神变得越发阴冷:

“你停下……”

叶青玄冷笑:“为什么不是你先放手!”

教授沉默了一下,终于放弃了和这个家伙在这里动手的念头,冷声提议:“我数一二三。大家一起放。”

“好。”叶青玄点头。

在寂静里,两个人沉默地对视着,异口同声得发出声音:

“一、二……三!”

那一瞬间,教授压下了银笛中酝酿的旋律,而叶青玄也同时收回了手杖。

很好,大家都是遵守规则的人。谁都没有违背诺言,很好。

可紧接着,教授眼神闪过一丝杀意,手中的银笛中再次奏响了凄厉的旋律。他抓住了这个简短地空隙,要将这个该死得混账置于死地!

可他没想到,叶青玄的手杖收回之后,却行云流水一般从身旁的同伴手里接过了手弩,然后对准了法阵。

宛如娴熟地刺客,他的手指放在了扳机上。压下了半分!

下一瞬间,就是石破天惊的大爆炸或者你死活我的拼杀。

可两个人的动作却再次戛然而止。

笛声消散了,扣在手弩扳机上的手指也缓缓松开。

“……”

“……”

死寂,一片尴尬的死寂。

“卑鄙!”这是教授冷声低骂。

“无耻!”这是叶青玄毫不犹豫地回应。

“下流!”这是白汐终于找到了插嘴机会。

如果有骂人大赛得话,那现在的比分一定是1:2了!

“耶,赢了!”

叶青玄和白汐十足默契地击掌,吹了个口哨,开心得眉飞色舞。

不知为何。教授忽然觉得一阵无力……和这两个缺心眼互相斗智斗力,简直是对自己智商的侮辱。

“……”

双方依旧在保持着僵硬地对峙和沉默。

教授终于打破沉默。开口说道:“这么耗下去不是个办法。普苏婆随时可能回来。”

“没错。”

叶青玄满是赞赏地点头,不无嘲讽:“你说得好有道理,真是令人信服。”

“这一次同时放手,如何?”

教授提议。

叶青玄摇头,用下巴点了点两人中间的法阵:“放手倒是容易,东西呢?怎么分?”

教授叹息了一声:“先拆法阵……谁拆下来的就算谁的。”

“我赞成。”

叶青玄彬彬有礼地点头:“我有一名同伴。她给我帮忙,你没意见罢?”

教授扫了一眼白汐,发觉她只是一个学徒之后,便点了点头。

“一、二……三!”

就在两个人异口同声地倒数中,叶青玄和教授同时放手。

可是同时。他们又下意识地抬起手,,在察觉到对方的戒备之后,满怀遗憾地又放下……

“此人将来必然是大敌。”

不知为何,叶青玄和教授心中同时涌起了同一个念头。下意识地想要动手,可看到对方满怀戒备之后,又遗憾地叹了口气,同步无比地后退了一步,表示自己没有敌意。

白汐看着他们两个眉来眼去、纠结无比的样子,忍不住摇头:

“……你们真无聊。”

-

当两人明确发现对方已经遵守协议,而且自己都没有下会之后,便放弃了先下手为强的想法。

先取宝为上,否则万一被渔翁得利那就糟了。

只不过,教授只是自顾自地破解着他那一边的法阵,对于叶青玄这边丝毫没有帮手的意图。

时而他斜眼看过来,打量着叶青玄的手段,像是要判断这个神秘敌人的技术和水准……

这个时候,叶青玄自然不能被这个家伙看遍了。

不过是破解法阵而已,只不过是将建造法阵的步骤倒过来之后重新整理,用解译法的话就轻而易举……才怪啊!

如果让亲手主持过安魂曲结界的亚伯拉罕来这里的话,破解共鸣之环简直轻松容易。

可叶青玄才上学上了一个多月啊,连书都没翻完呢!他只能勉强拆解单个音符,一旦涉及到一整段的小节,就彻底抓瞎了……

不过没有关系。

他这边确实是没有技术……但他有白汐啊!

他回头看了一眼白汐:表妹,到你上场的时候了!

“看我的!”

白汐一脸兴奋的凑上来,挽起袖子,向前伸出了自己的食指,着前方虚点。

可就在食指前方,那一条共鸣之环的回路上,所有运动的以太在瞬间都溃散了开来。

天赋.招荡!

当它全面展开的时候,这是能够创造黑区,令所有以太陷入狂乱的可怕力量。可当它凝聚在指尖一点的时候,却能够变成切断一切结界和以太秩序的‘手术刀’!

在赫尔墨斯的教导之下,她在几天之前,已经能够简单地掌控自己身体中可怕天赋的一丝力量了,不用担心它会随时损耗自己。

天生爱炫的小女孩时间就向叶青玄展示了自己的伟大成果,赢得了少年钦佩赞叹的眼神,获得了极强地自尊心满足。

而且她在成功因素中从毫不犹豫地隐瞒和剔除掉了赫尔墨斯的教导,将其归结于自己的伟大天分。

于是隔着法阵,教授的眼珠子几乎快从眼眶地瞪出来了。

他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的脑子是不是坏了。

这是什么鬼?!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一周热门

热点排行

热门精选

友情链接:
媒体合作:

Copyright (c) 2011 八零CMS 版权所有 备案号:苏ICP备17012668号-1

网站地图